稻米口感更好

2021-06-04 23:00

记者看到,这个村位于丘陵山区,周边没有任何工业企业,山清水秀。而且,稻米生产是严格按照有机标准执行的,比如稻子收获后绝对不种小麦,而是种红花草,作为次年的绿肥。村支书说,前几年,村里的有机稻米都是由市里一个结对帮扶的机关帮助销售,其中一家大型国企买走了一半。今年,结对帮扶到期了,那家大型国企实行阳光工资,不再发放实物福利。这一来,有机稻米的销售一下子陷入困境。“2012年我们引进种植了新阳光水稻,稻米口感更好,但没有几个人知道啊。”他叹息道。

苏南某市有个专门种植有机水稻的村,村支书最近比较烦恼,原因是有机大米卖不出去。“2007年村里开始种植,如今,有机转换过程已结束,生产的稻米是标准的有机稻米了。2012年全村种了1500亩,收获了70万斤稻子。可是,一个月过去了,才销掉5万多斤。能不急吗?”

联想到苏南那个村,记者曾问过那位支书,由结对机关牵线的销售具有某种人情意味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销售,村里是不是考虑过主动寻找并锁定一批有机大米消费者?支书有点困惑地说,因为前几年销售不成问题,所以从没考虑过。

可是,距离这个村二百多公里之外,建湖县福泉有机稻米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唐福泉却一点不为销售犯愁。“合作社今年种了1000亩有机水稻,一个月来已经卖掉一半了。”他说,有机稻米产量低、种植成本高,因此售价也比较高。销售方式与一般稻米完全不同,一般的稻子收获后卖给粮站或加工厂,再多也不成问题,但有机水稻就不同了,必须有自己的销售方式,最重要的是找到并锁定一批顾客。“我们合作社在建湖县城和盐城市开了两家专卖店,在社区连锁直销店开设专柜,这两块能销掉一大部分。这两年,我们还在中国大米网、阿里巴巴网、江苏优质农产品网开了自己的网店,最近,我们又与京东商城和上海一家网销平台洽谈合作。估计从今年起,网销将成为主要售米方式。”唐福泉说。

“会卖有时候比会种重要得多。”农技专家赵亚夫这几年一直在句容市戴庄村蹲点指导有机水稻种植,并参与了销售过程。他说,早些年,戴庄的有机大米也出现过销售难,几年摸索下来,如今戴庄有机米在上海、苏州、杭州都有代理商,在南京和镇江也有直销店,还推行会员制并发展了近200户会员。“多数情况下,会种并不难,难的是会卖。”他说,近年各地不断出现大白菜烂在地里无人收现象,很大程度吃在不会卖的亏,吃不了解市场的亏。